首页乡镇快讯 › 西北边境第一连,逐步形成具有区域特色的农业主导产品和支柱产品的实践经验

西北边境第一连,逐步形成具有区域特色的农业主导产品和支柱产品的实践经验

日前,新疆生产建设兵团首个国家5A级景区白沙湖景区正式揭牌。与敦煌“月牙泉”一样,白沙湖也是沙漠之湖。它位于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十师一八五团境内,属阿勒泰地区。四面环沙,有“沙漠圣泉”之称,无进出水口,但湖水却不因季节变迁而增多或减少。其核心景区南北长约2100米,东西宽1300米。白沙湖景区除拥有鸣沙山、眼睛山、白桦林、红叶林、中哈边境风景带、额尔齐斯河出境口等自然景观外,沿线还有“西北边境第一连”、西北民兵第一夫妻哨军武哨所、军垦人旧居、喀拉苏干沟遗址等红色历史和屯垦戍边的人文景观。

图片 1

小规模农户是我国农业生产经营的基本单位和重要主体。以小农现代化带动我国农业整体现代化,既符合历史逻辑,也是重要现实路径。从国际经验看,小农现代化进程大致可分为“原始小农—自然小农—商品小农—现代小农”四个阶段,我国目前正处于从“商品小农”向“现代小农”过渡的关键期。在这一过程中,信息技术革命为促进小农联合联营,实现小农生产标准化、产品特色化、营销品牌化提供了重要机遇。以信息化加快推进小农现代化、实现跨越式发展,是我国做大做强优势特色产业、深化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战略选择。

编者按
发展特色农业是我国农业供给侧结构改革的必然要求,是提高我国农业国际竞争力的关键路径,也是增加农民收入的迫切需要。近期,有读者来信介绍了所在地区因地制宜,逐步形成具有区域特色的农业主导产品和支柱产品的实践经验,提出发展特色农业,就要在“特”字上做好文章,集中优势资源,实现农产品质量上档次,效益回报上台阶。

实践表明,我国小农现代化必须从尊重小农主体地位着眼,从提升小农自我发展能力着手,立足区域、气候、民族文化等特点,在优势特色产业上做文章。应推动小农联合联营,以生产的标准化、产品的特色化、营销的品牌化为重点,让小农融入“一县一品”“一乡一品”“一村一品”的创立和发展,参与国内国际市场竞争,分享产业发展红利。

当今世界,大多数国家的农业现代化是从小农开始的。但由于各国资源禀赋、历史文化、政治体制、发展水平各异,发展模式不尽相同,比较典型的主要有四种:一是“消灭小农”。最着名的是英国“圈地运动”。这场运动迫使大批农民放弃土地进入工厂,农业生产由此直接进入大规模农场化经营阶段。二是组建合作社。荷兰的做法比较典型。荷兰从19世纪70年代开始推行农业合作社,推动“商品小农”向“现代小农”转变。农业合作社相当于小农“联合体”,完全由社员所有、社员控制、社员受益。目前,荷兰50%左右的精饲料、60%左右的化肥、70%左右的蔬菜、80%左右的牛奶以及95%以上的花卉和马铃薯由农业合作社提供或生产。三是建立农会或农协组织。典型代表是日本和韩国。它们分别于上世纪70年代和90年代实现了工业化,但经营规模在2公顷左右的小农仍占较大比重。为帮助小农发展,日本在1900年就成立了官民合作、政治经济紧密结合的农协组织,建立了一套从市町村、都道府县到中央的完整体系,为农民提供生产、技术等服务。韩国农协成立于1961年,性质和功能与日本相似。四是小农综合援助。印度在这方面进行了一些探索。印度80%左右的人口居住在农村,是典型的小农社会。为帮助小农实现农业现代化,印度从2004年开始推动第二次“绿色革命”,充分发挥其计算机软件大国的优势,在农村大力推广应用计算机网络技术,为农民提供技术和市场信息服务。同时,印度政府还积极支持农业信用合作社、农产品加工合作社、农产品销售合作社等发展,并通过小农场援助、特色产业信贷、投资补贴等政策,提升小农发展能力。

融入产业链,提高小农分享产业增值的能力。加快建设能够有效集聚小农生产资源、分布式开放对接的互联网产业平台。鼓励各地立足自身优势,开发能够促进小农联合与协作的互联网特色产业平台,打造立足小农的现代农业分享经济平台。鼓励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和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对接互联网产业平台,通过互联网连接小农,推动全产业链合作、提供信息技术服务、促进土地流转交易信息共享,实现立体式产业利润共享,把分散的小农汇聚成抱团出海的“大航母”。

新中国成立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,我国农业生产经营组织主要有三种:一是分散的小规模农户。据农业部统计,截至2016年底,我国经营规模在50亩以下的农户有近2.6亿户,占农户总数的97%左右,经营的耕地面积占全国耕地总面积的82%左右,户均耕地面积5亩左右。二是适度规模经营户。截至2016年底,经营规模在50亩以上的新型农业主体约有350万个,经营耕地总面积约3.5亿亩,平均经营规模达到100亩。但与美国、澳大利亚、新西兰、英国等平均规模达到100—200公顷的农场相比,我国的新型农业主体经营规模偏小。三是农垦和兵团企业。目前,我国农垦企业经营耕地面积9300多万亩,占全国耕地总面积的4.6%。可以看出,目前我国农业生产经营组织的规模总体还不大,仍然以小农为主。

这些国家的做法具有一定的启发和借鉴意义,但显然不完全适合中国国情,不能照搬。当前,我国正处于从“商品小农”向“现代小农”转型的关键期,当然不能走英国“消灭小农”的道路,建立日本和韩国那样的农协组织也不可取。荷兰的经验有可借鉴之处,但其与我国农业发展程度不同。印度的做法有可取之处,但其小农发展模式本质上是“原始小农”和“商品小农”的混合体,与我国基本国情有较大差距。因此,我国的小农现代化必须立足世情、国情、农情,走出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发展道路。

接入互联网,构筑小农大联合基础。加快建设全面覆盖乡村的信息高速公路,积极鼓励和加强农村网络基础设施建设。统筹推进“云”“网”“端”建设,率先突破“网”和“端”的瓶颈制约。推动“宽带中国”战略在农村深入实施,让小农随时随地能接入互联网,实现同一地域、同一品种的优势特色农产品在网上集聚、生产者在网上联合,以线上规模效应引领线下分散化标准化生产。

国内外实践表明,农业信息化进程大致包括三步:首先连接人,实现生产者的联合与协作;然后连接商业,实现生产与市场有效对接;最后连接产业,实现一、二、三产业融合发展。依靠信息化推进小农现代化,政府应加强农村信息化和物流基础设施建设,做好小农现代化线上线下规划,提升小农应用信息化技术的能力。

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:大发体育娱乐在线-大发体育娱乐官方网站 http://www.kkanf.com/?p=764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相关文章